将“两会市场”视为山脊一侧的一个高峰是不寻常的。

水皮的三月是“两会时间”。

NPC和CPPCC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是人民参与审议和管理国家事务的重要时刻。国务院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闭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是NPC和CPPCC的保留节目。政府工作报告将决定新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而新闻发布会将显示总理的工作重点。此外,还将举行各部委的新闻发布会、各种小组讨论和会议发言。

今年的两会或许和往年的开法不太一样,会前国务院新闻办就在紧锣密鼓地为相关的部委召开发布会,一行三会中,最早是项俊波带领保监会班子开的,之后则是刘士余带领证监会副手们开的,银监会最迟是因为郭树清到岗才3天,会前这些关键的经济部委就先行召开发布会一方面是体现了李克强的要求,加强信息透明度直面市场关切,另外一方面也会有效降低两会期间相关话题的敏感度以免喧宾夺主节外生枝。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可能与往年不同。会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为有关部委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前三届,项俊波领导中国保监会团队,刘诗雨领导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银监会最晚召开新闻发布会,因为郭树清才值班三天。一方面,这些主要经济部委在会前提前召开记者招待会,反映李克强的要求,加强信息透明度,面对市场关注,另一方面,有效降低NPC和CPPCC会议期间相关议题的敏感性,避免分心。

国内生产总值必须是NPC和CPPCC的首要任务。

不仅中国人担心,外国人也担心。

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为33.2%。当中国经济打喷嚏时,全球经济肯定会感冒。国内生产总值的6.7%使中国再次回到领先地位。如果新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固定区间设定在6%-7%,中国的改革和去杠杆化政策空将会更大。与去年不同,今年中国政府必须将美国总统特朗普视为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好消息是特朗普最近在美国国会的演讲最终看起来像一位总统。坏消息是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尤其是美国优先事项的核心,根本没有改变。相反,美国已经习惯了美元的强势是不可逆转的,美元资本的回归是不可逆转的。这可能是我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面临的外汇市场模式。中国的外汇储备在过去的两年里减少了大约2万亿美元。外汇管制的压力很大,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很大。特朗普的概念中没有汇率操纵。即使是有意的,它也无能为力。现在中国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不愿意看到外部世界使用空人民币。它怎么能压抑自己呢?从逻辑上讲,这是没有意义的。尽管受这种情况影响的中国货币政策被表述为稳定和中性,但众所周知,这种中性必然是紧密的。一方面,M2在过去10年增长过快,市场流动性泛滥,形成资产短缺。另一方面,这也是为了防止所有信贷流向房地产。

数据显示,去年50%的新增贷款流向房地产,甚至在几个月内超过100%。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M2紧缩的结果是资金短缺。流动性支持的市场能否稳定是一个大问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第一银行和第三银行将统一资产管理标准,消除潜在风险。

在中国,重要的事情要说三次。金融风险、金融风险和金融风险必须坚决消除。现在敢于说出这样的话来表明风险是存在的,但它们是可控的和负担得起的,但资产价格可能不得不承受一些压力。

在外国媒体看来,这四大问题是每个人都关心的。除了国内生产总值之外,如何促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人民币汇率和“一带一路”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以“三比一,一减一补”为例,2016年的进展只是开始,直到2017年才会打一场硬仗。

这两场比赛有报价吗?这是每个人每年都会问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说不伤害感情,说是就是愚弄。

理论上,市场与NPC和CPPCC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此外,因为NPC和CPPCC到处都是流言蜚语,很容易引起市场波动。我们应该多看少走,静观其变。

当然,2016年的两届会议是不同的。当时,因为刘诗雨是新任命的,也因为年初的导火索急剧下降,对稳定的需求特别强烈。在这两次交易中,甚至连指数都偏离了直线,并保持了两周的连续上涨。必须指出,这是非常时期的一种非常做法。今年两会的一切都恢复正常,市场监管将发挥作用。

结构性牛市的本质与结构性熊市的本质相同,但每个人都喜欢前者,但不喜欢后者。这是一种心理暗示,表明指数中没有市场,个别股票中有牛市,这听起来很舒服。

这两次会议将认真举行。

我们稍后再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