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销售的毛利率达到100%,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质疑,给独角兽公司留下了巨大的信用销售问题。

锋上海报道5月30日,冲刺科创板大视频龙头当虹科技二次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对上交所提出的16个问题,涉及业务、核心技术、经销模式、客户、供应商及主要财务数据等方面,当虹科技逐一进行了回复。

据当虹科技公开资料显示,在当虹科技的股权结构中,光线传媒持有10.53%的股份,华数传媒资本持有4.47%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当虹科技出售给虹软集团、光线传媒、华数传媒、优联视讯、和融勋等关联客户的产品毛利率高达100%,远超同类产品毛利率。

此外,当虹科技逐渐增长的应收账款也备受市场关注。

售给关联客户产品毛利达100%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当虹科技前身成立于2010年5月的杭州当虹有限,2017年12月,当虹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此后,公司进行了3次增资、6次股权转让并改制为当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当虹科技定位于大视频领域,提供智能视频解决方案与视频云服务。

当虹科技的视频转码、智能人像识别、全终端播放、低延时视频通讯等核心算法研究与应用,在中国面向广电媒体、互联网视频、教育、公安、社会安防等大视频行业。

2016年-2018年,当虹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0151.33万元、13898.42万元和20355.19万元,2017年和2018年同比增长36.91%和46.46%。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当虹科技关联销售毛利率远高于同类产品毛利率,公司向虹软集团销售软件毛利率高达100%,同时向光线传媒、华数传媒等关联方出售产品毛利率同样处在高位。

不仅如此,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质疑:“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毛利率相比,当虹科技的软件销售毛利率大幅高于同行业公司相似或相同业务。

同行业公司相关业务毛利率大多在50%左右,最高的也不过在78.71%。

”据了解,2016年-2018年,当虹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3.79%、65.62%和61.71%,大幅高于其他同行业公司的毛利率。

并且,当虹科技3年内公司关联交易整体毛利率为78.72%,高于非关联交易整体毛利率63.03%。

对此,上交所二次问询中针对报告期发行人销售给部分关联客户的产品毛利率达到100%一事,要求当虹科技解释销售给关联客户产品毛利率远高于同类产品毛利率的原因。

当虹科技在回复中解释:“公司向虹软集团等客户销售的产品系定制开发软件,由于均为独立软件,毛利率为100%。

公司向关联方销售的毛利率高于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主要系关联交易中高毛利率的独立软件占比较高。

公司独立软件没有服务器等硬件成本,也没有装配过程发生的生产成本,产品定型前的投入均已计入研发费用;公司产品为模块化和定制化特征,将不同模块进行组合,或开通模块中的功能,一般交付给客户的独立软件并无新的投入,因此不存在成本,毛利率为100%。

”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关联销售(包括报告期内转为非关联方后的交易)产生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4.03%、18.69%和2.49%,利润占比分别为58.26%、29.60%和3.77%呈现快速下降。

公司解释,2016年,公司通过关联交易实现的收入和利润占比较高,与公司所处发展阶段有关。

对此,当虹科技也同时发布风险提示:“若未来公司现有关联方或未来关联方基于自身业务发展需要持续加大对公司产品和服务的采购,可能导致关联交易金额及占比提升,若关联交易定价不公允则可能对经营独立性构成不利影响。

”大客户分散高度依赖税收优惠当虹科技面对的其他问题也不在少数。

据记者查阅,报告期内,公司主要客户分散且不稳定。

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公司第一、第二大客户分别是优联视讯、和融勋,分别占比15.80%和12.07%,销售额分别达到1604.26万元和1225.39万元;2017年,取而代之的是MISL和成都中铁信计算机工程有限公司,销售收入相较2016年前两大客户下降到1207.19万元和1007.25万元,占比分别为8.69%和7.25%;而到了2018年,公司的第一、第二大客户再次换人,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成为第一大客户,销售收入1269.16万元、占比6.24%,浙江浩腾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中安电子工程有限公司成为当虹科技的第二大客户,销售收入925.96万元、占比4.55%。

上海一位上市公司董秘罗芹对记者解释:“一般来说,如果大客户不稳定、更换很频繁、且没有长期合作的大客户,或者是客户销售额没有明显增加、大客户占比呈下滑趋势,在一定意义上可以断定,公司在对老客户关系维护上成本非常高,而在开拓新客户上的成本也会不断增加。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当虹科技的赊销现象明显加重。

2016年-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占同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达到29.02%、51.33%和68.27%;期内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账面金额为2945.44万元、7133.43万元和13897.48万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42.19%和94.82%。

也就是说,许多应收资金都“漂泊在外”,并未到达当虹科技手中。

由此带来的风险,从公司的现金流情况中也能看得出来。

2016年-2018年,当虹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3567.41万元、4068.12万元和6389.81万元,但是同期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仅有525.14万元、1441.05万元和620.55万元。

两项相比计算,2016年-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2586.74万元,3年累计净利润14025.34万元,累计差异11438.59万元。

针对以上情况,当虹科技在回复问询函中表示:“主要原因为公司业务规模扩张较快,受传统媒体、新媒体、公共安全领域客户付款较慢影响,应收账款增加导致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较快。

”此外,当虹科技对税收优惠的高度依赖也一直存在。

作为符合条件的软件企业,当虹科技销售软件产品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政策,还享受企业所得税“两免三减半”的税收优惠。

报告期内公司税收优惠合计分别达到1328.54万元、1790.74万元和2017.29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高达37.43%、44.32%和29.57%。

公司也在风险提示中表示:“一旦税收优惠出现不利变化,则当虹科技的利润实现额将会有明显的减少。

发表评论